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书记 > 覃福盖:造福老区 口碑盖建

覃福盖:造福老区 口碑盖建

——记贵港市东龙镇长岭村第一书记

更新时间:2019-06-05 16:41:14 | 来源:广西扶贫网 | 作者:刘仁锐 | 责任编辑:梁家淞 | 点击量:
分享到:

本网贵港讯(刘仁锐)在他主持下,革命老区覃塘区东龙镇长岭村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消除了困扰多年的交通肠梗阻难题,建成了5公里长的环村路,座落了11个扶贫产业,村集体经济收入跃增2倍,2019年实现全村脱贫摘帽。

他,在长岭村人人皆知,众口皆碑。他,就是团覃塘区委驻东龙镇长岭村第一书记覃福盖。

实事实办聚民心

2017年3月初,当时作为覃塘区委组织部驻长岭村第一书记的覃福盖,满腔热血地赶到当地就任。但一到村口,心里就被泼了一盆凉水,因村民乱塔乱建占用道路,污水漫流臭气冲天,车辆被堵得寸步难行,100米长的道路他行车竞花了半个小时。

好不容易来到村委驻地,只见大院内堆满了建筑垃圾,一村民正拉着垃圾往里堆放,村办公室桌椅尘土沉积,除一张桌椅可以勉强坐人外,其余均被杂物占满。

第一次开党员会,他的心更是冷到了背瘠;拖延了2个小时的会议,来参加的不到半数,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坐到桌子上。一党员公开质问他:“你能给长岭带来什么?看你能为村里办成什么事!”

压力比山大。当时年方36周岁的覃福盖,迎难而上。在日夜走访群众中,他深刻认识到了作为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了几百名先烈的长岭村,之所以人心涣散,根子在于村“两委”领导班子私心重,不作为,导致组织瘫痪状态。为此,他多方奔走,重新组建了以村经济能人韦文健担任党支部书记的村“两委”领导班子,争取上级21万元资金装修党群服务中心大楼,添置会议室、办公室桌椅配套等,绿化美化了300多平方米的楼前大院,给群众营造了优良的议事办事场所。

在覃福盖主持下,村委前的肠梗阻道路整治列入两委的首要办实事议程。而对浩浩荡荡的执法队伍,经多次宣传教育,临近公路的一户群众还死活不肯拆除占用公路的围墙,竞把十多块大石头置于屋顶之上,企图以身试法。覃福盖据理力争,严正词明,在众目睽睽之中,这户群众终于败下阵来,这段道路也恢复到了原来9米的宽度,车辆道畅了,村民怨言也少了。“要不是第一书记一身正气,敢于碰硬,这段困扰本地30多年的交通阻塞问题,不知到哪猴年马月才能解决。”村支书韦文健由衷说道。

2018年9月,覃福盖又协调31647部队与长岭村开展军民共建。部队当即投入10万元资金拓展该段道路,这段道路成了当地闻名的军民共建双拥路。

此后,覃福盖又亲力亲为,为本村调解了邻里通道、宅基地等民间纠纷,安定了民心。2018年,村党群众服务中心跃升四星级服务中心。村党支部以后进跃居全区先进行列。2018年9月,31647部队与当地经济能人建立了10多万的贫困家庭儿童扶助基金会,最近,部队又拨付了13万元资金启动村革命广场建设。当年,长岭村农历九月二十三日的革命胜利节被列入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筑路兴水产业旺

看着车水马龙般的兴旺景象,中板厂业主彭总大为感叹:是覃书记的真城实意,这里的山清水秀、交通发达的良好环境,吸引我前来投资办厂,试产以来,每月利润比同行高出一成左右。

路通财通。来到了这远离圩镇20公里左右的长岭村任职后,覃福盖更加明白了这个道理。

“覃书记上任后,争取了200万元资金,帮助我村建成了机耕路、水利等工程,增进了我创业信心。目前,我甘蔗‘双高’基地发展到2000亩,比2017年初增长40%”长岭村‘双高’基地业主韦世耶对覃福盖充满了敬意。

6月2日,刚售完1000只鸭子纯赚了1.6万元的       养鱼养鸭合作社总经理何建恒喜上眉梢:“覃书记建成了这段环村路、产业路后,我就把原在邻村的养殖基地迁移过来,今年又得到了他10万元村扶贫产业资金和145户扶贫产业的融资扶持,对巩固自己脱贫成果、带动群众脱贫充满信心。”“先前,覃书记引导我外出养殖脱贫,今年又修产业水泥路鼓励我回乡带领群众脱贫,我很感激他。”

要致富先修路。驻村初期,他就带领村干部、村贤达人外出考察,请来专家规划了以建设村环村路、网状水利带动村经济发展的蓝图。为此,他多方奔走,逐户发动群众出让土地。“在建设环村路谭当球场至田布段水泥路的时候,因为要占用群众不少耕地,我起早贪黑,连续放弃了3周的双休日时间,终于取得了群众的支持和信任,无偿出让土地   1200平方米。”覃福盖说。

“在第一书记的率先垂范下,去年来全村共争取到了上级资金340万元,共成了环村路5公里,机耕路15公里,水利2.1公里。其中群众捐资2万元,义务投工投劳7676工日。”

政通人和。目前,长岭村共建起了种养、养殖、加工等各类经济实体12个,计划总投资1多亿元,安置本地劳动力就业1000人,累计帮扶本村100人贫困户脱贫。

集体经济大发展

站在东龙镇富力小区一栋天地楼前,覃福盖精神焕发:“这幢于去年5月份添置的村集体经济房产,每年为村提供2.1万元的收入。”

“刚购置时,这幢占地64平方米、建筑面积288平方米的楼房,就花了104万元,除50万元财政扶持资金外,剩余的资金全部是村集体经济收入支付。”韦文健说。

可有谁想到,这拥有上千亩村集体土地的山村,2017年3月村集体经济只有2万多元的收入。覃福盖通过调查研究,发现村里的180亩集体果园,每年共2.3万元的承包租金多年以来竟没有人缴纳。他与驻村工作队员、新一届村两委班子领导取得共识后,重新登记发包了这集体果林,当年9月就共收回了拖欠7年之久的16万元承包金。

“我承包了龙眼园好多年,以前拖着不交承包费主要是因为村财务不公开,如果交了承包金,都不知道村干部用它来干什么用途。2017年新干部上任,他们承诺拿这些钱做公益事业,我就马上把拖欠8年的承包金全部交了。” 韦超芬深表歉意。

村里有575亩山林,原承包金只有每亩8元。在取得新一届委领导班子支持后,他收回了到期的这片林地,重新规划打包,委托覃塘区农地交易中心招商,结果这片山林以共15年总50.5万元的租金价格把这片山地重新承包了出去,亩承包租金比先前每年每亩增加了52元。

村里还有150亩山林,由于疏于管理,长期被少数村民侵蚀、圈占。在覃福盖主持下,全村户主大会决议,把被侵占的土地全部收回,这样不仅防止了村集体资产流失,还每年为村“钱袋子”增加5000元收入。

村里有5间临路房屋,长期闲置。他争取上级15000资金,把它们装修一新,重新租出,每年每间带来租金收入5500元。



  • 友情链接